Wednesday, May 10, 2017

以2 x 2 x 2設計驗證網上創傷壓力問卷的信度和效度


為了驗證一個網上創傷後壓力評估問卷的信度和效度,Fortson, Scotti, Ben, and Chen (2006)進行了一項研究,他們的研究方法頗值得我們參考。

他們邀請大學生進行研究,最終一共411名學生完成研究。值得一提的是,此乃non-clinical sample,儘管他們在嘗試驗證一個關於創傷後壓力症狀的評估工具。

他們的研究設計是這樣的:2 (First Condition: Paper vs. Internet) ×2 (Second Condition: Paper vs. Internet) ×2 (Session: Session 1 vs. Session 2) repeated measures factorial design

換言之,參與的學生分成  組。Independent factors就是不同的組別,而self-report measures的分數就是dependent variables (DV)DV包括 Internet Usage QuestionnaireThe History of Psychosocial StressorsThe Center for Epidemiologic Studies Depression Scale 和 The Trauma Symptom Screen

通過分析,研究人員發現,網上版評估問卷跟傳統paper-and-pencil問卷的psychometric properties很相似,而問卷的形式或次序皆沒有影響參與者所報告的症狀分數。他們指,研究人員可以安心使用網上問卷的形式來進行心理創傷研究。

他們的研究設計似乎值得我們借鏡。舉個例,如果我們要驗證一個中文版問卷的信度和效度,是否又可以雙語學生為對象,參考這種 2 x 2 x 2 的設計呢?

Reference
Fortson, B. L., Scotti, J. R., Ben, K. S. D., & Chen, Y. C. (2006).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of an Internet traumatic stress survey with a college student sample. Journal of Traumatic Stress, 19(5), 709-720.


Thursday, April 20, 2017

你search到的精神健康資訊是否可信??

search engine的圖片搜尋結果

如果你自己或身邊的親友出現情緒困擾或精神健康問題時,你第一時間會在哪裡找資料呢?今時今日,也許上網搜尋相關資訊,已經是最方便快捷的方法了,而且幾乎沒有成本。

然而,你在搜尋引擎search到的精神健康資訊,是否可信呢?

舉個例,當你要搜尋關於精神分裂症的資料時,網上關於精神分裂症的症狀描述是否準確?對於精神分裂症的成因,是否有充分而全面的說明?有沒有介紹各種的治療選擇?

對此,Grohol, Slimowicz, and Granda (2014)進行了一項研究,他們透過搜尋引擎,在網上搜尋11種常見精神疾病的資訊,並為首20個搜尋到的網頁進行分析。他們的分析,包括以量表為健康內容評分,檢查網頁內容的資訊跟DSM是否一致,有沒有提到症狀、治療、副作用、轉介求助資訊等等,另外網頁的可讀性等因素也在分析考慮之中。

研究發現,逾六成的網頁質素還是不錯的。其中,關於精神分裂症、躁鬱症等的網頁質素普遍較好,而關於恐懼症、焦慮症、驚恐症的網頁則得分較低。

現時華語使用者的人口愈來愈多,中文精神健康資訊網頁也百花齊放,不知道我們是否也可以檢視一下中文精神健康網頁的質素如何呢?


Reference
Grohol, J. M., Slimowicz, J., & Granda, R. (2014). The quality of mental health information commonly searched for on the Internet. Cyberpsychology, Behavior, and Social Networking, 17(4), 216-221.


Tuesday, April 11, 2017

3D全息影像技術為專業教育帶來新面貌?

(Star War劇照)

不知大家是否知道,在科幻電影裡不時出現的3D全息影像技術(3D holographic technology),原來在現實世界裡已經成真了!

根據〈【名人來訪】全息影像時代來臨,霍金「現身」香港演講?〉一文,原來3年前Michael Jackson2年前鄧麗君都已經透過這一技術,「現身」舞台。不僅如此,最近Stephen Hawking更透過這個技術,「現身」香港科學園,發表演講。

大家不再需要乘搭長途飛機,就能遙距參與名人、學者的演出和演講。3D全息影像技術也能把講者的影像做得栩栩如生,令觀眾一睹其風采。

也許,這也為專業教育領域帶來新面貌?有了3D全息影像技術,遙距教育可以更有效、更全面地進行嗎?

Ghuloum (2010) 就對此做了一個調查,45.5%回應的教師認為,3D全息影像技術是教育界將來有效的工具,但也有47.3%提到此一科技目前尚未能改變教育界之面貌。

研究人員指出,目前要將3D全息影像技術應用在教育裡的最大難題,也許就是需要高昂的設備成本,以及需要快速的網絡支援。

不知大家怎麼看呢? 

詳見:Ghuloum, H. (2010). 3D hologram technology in learning environment. In Proceedings of informing science and IT education conference (pp. 694-704). https://pdfs.semanticscholar.org/fe11/edeab352e15889e0865f44b2e600bdd6dc08.pdf





Monday, April 3, 2017

在Facebook招募年輕人參與醫學研究?


進行醫療、社會或心理研究時,如何招募參與者是一大難題。

Chu and Snider (2013)的一份報告,或許可以為我們帶來一些啟示。

他們本身的研究項目,是希望探討創傷後壓力症(post-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, PTSD)1524歲、受暴力影響的加拿大青少年裡的盛行率,希望邀請適合的年輕人參與網上問卷調查。研究人員在社交網站Facebook設立廣告,以1524歲加拿大青少年為目標,並附上超連結讓受眾到一個問卷調查網頁 (Survey Monkey)Chu and Snider (2013)就對使用社交網站Facebook招募研究參與者的成效進行了分析。

由於研究人員期望sample size88,因此廣告會在參與人數達88時結束。他們以 “cost per click” 的策略進行宣傳招募。為了避免有同一位參與者多次填寫問卷,研究人員設計了IP限制,每個IP只能填一次問卷。

是次研究在Facebook招募參與者的成效如下:


儘管在互聯網招募研究參與者有一定的限制和挑戰,但這仍不失為一個低成本而可行的方法。事實上,過往其他關於健康、心理的研究,也曾使用類似的data collection方法。大家以後不妨參考下。

Reference
Chu, J. L., & Snider, C. E. (2013). Use of a social networking web site for recruiting Canadian youth for medical research.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, 52(6), 792-794.


Monday, March 27, 2017

德國青少年渴求一個可靠的精神健康網上平台




筆者在之前多篇文章已提到,網上精神健康平台的裨益甚大,可惠及眾多有需要的社會人士,也能有多方面的好處,包括及早識別、加速配對服務、公眾教育、減少污名、便利研究等等。然而,有些人可能質疑,這是「用家」的想法,抑或只是筆者或其他研究人員的一廂情願呢?這樣一個平台,真的有需求嗎?

事實上,現時已有一些頗成功的網站或平台,例如台灣的「小鬱亂入」、香港中文大學的「StoryTaler 說書人」、「香港精神健康平台」、外國的「Psychforums」、「創傷與解離TraumaAndDissociation」,乃至Facebook上眾多的情緒病群組等等,都發揮著重要的作用,而且也有一定人次和點擊率,值得我們借鏡。

除此之外,德國也曾進行一項研究,探討青少年對網上精神健康平台的看法和需求(Havas, de Nooijer, Crutzen, & Feron, 2011)。研究以半結構形式進行了十場focus group,共1061219歲的城市青少年參與。研究結果顯示,參與者表示會在互聯網尋找關於精神健康問題的資訊或支援。參與的青少年更表達了他們對一個網上青少年精神健康網站的渴求,他們希望這樣的平台能提供資訊、自我測試和匿名支援。儘管他們對網站的設計有不同意見,但他們均認為網站的可信度非常重要。

此研究反映,青少年對網上精神健康資訊及支援有一定程度的需求。研究人員建議,青少年健康機構可嘗試以一種創新的額外支援方式,來滿足青少年的需要。研究人員同時建議,機構在發展這樣的網上平台時,應與網頁開發者合作,並考慮教育程度不同的青少年可能對網上資訊和支援有不同的偏好。

Reference
Havas, J., de Nooijer, J., Crutzen, R., & Feron, F. (2011). Adolescents' views about an internet platform for adolescents with mental health problems. Health Education, 111(3), 164-176.

Tuesday, March 14, 2017

從麻省網上心理諮詢,到本地中介平台的遐想




為了向學生提供情緒健康方面的支援,Williams et al. (2014)的研究設計了一個web-based model,提供初步篩檢和專業諮詢兩個元素。研究對象為麻省的大學生,學生填了網上情緒自評量表,分數高於cutoff或出現自殺念頭的學生,會獲提供精神科醫生透過Skype進行的專業諮詢。研究一共有972名學生同意參與,285人在自評中呈陽性結果,69人同意參與專業諮詢,最後17位學生完成了專業諮詢。獲提供網上專業諮詢的學生,76.4%認為諮詢有助他們了解自己的抑鬱情況,88.2%認為心理學家和精神科醫生能透過視頻會議來服務病人。

事實上,青少年的精神健康很需要我們關注,而大部分青少年同時也是網民,上述研究很值得我們借鏡。舉個例,我們是否可以發展一個情緒健康自我評估的網上平台,讓有需要的年輕人透過初步的自評量表來了解自己呢?進一步而言,如果他們有需要,我們可以再提供間接或直接的轉介。如果是間接的轉介,就是為他們提供一些資源、連結,讓他們知道如有需要可以在哪裡求助。如果是直接的轉介(若可行的話),就是──在他們的同意下──將他們轉介到相關的醫療或社會服務單位,由社工或其他專業人員跟進。

筆者在此純粹拋磚引玉,但假若真有這樣一個網上平台,或許可以有多重功能:1) 初步篩檢評估;2) 公眾教育;3) 資源連結;4) 服務配對/轉介。

這樣的話,一個平台也可能有多個好處:1) 及早識別;2) 配對服務,讓有需要的青少年盡早獲得一些專業意見及適當支援;3) 改善污名與誤解;4) 社會倡導;5) 這個平台也是highly researchable,有利日後成效評估、多方合作等之用。

以 trauma-related mental health problems(如post-traumatic symptoms 甚或 PTSD、ASD、BPD、DDs)為例。假設我們要發展一個網上中介平台,專為受創傷心理問題困擾的青少年而設,這個平台可以設有一些相關的初步自評工具。如果有青少年在自評中出現較高分數,或覺得有需要,這個網上中介平台就會提供相關的基本資訊(如關於創傷的心理教育)、資源連結(如求助方法、本地服務單位資訊)。我們也可以跟本地一些相關的機構或服務單位合作(譬如,香港就有少數專為創傷倖存者服務的支援團隊),將有需要而又同意接受服務的青少年,配對給合適的機構或單位。這些青少年,可能本身有社工或醫生跟進,也可能沒有,即使有醫生或社工跟進,他們之前也未必接受過針對性的 trauma-informed psychosocial services,因此配對有助他們早日獲得相關支援。

根據筆者過去在網上支援創傷倖存者的經驗,如果這樣的平台真的能面世,估計能幫到不少有需要人士。因為很多受情緒問題困擾的創傷倖存者,即使他們知道自己過去有著不愉快的經歷,他們也不一定知道這些情緒、精神問題跟創傷之間的關聯,也不會知道自己的症狀可能正正是創傷後的身心反應(譬如可能會誤以為是純粹的抑鬱,而只尋求抑鬱方面的支援),因此初步網上自評有助他們對自己的情況有多一點了解和認識。此外,在現時醫療與社會服務制度裡,創傷倖存者較少有機會獲得trauma-informed care(更不要說dissociation-focused services)了,若有一個平台為他們介紹、配對本地服務,相信能讓他們走少一點冤枉路。

Reference
Williams, A., LaRocca, R., Chang, T., Trinh, N.-H., Fava, M., Kvedar, J., & Yeung, A. (2014). Web-based depression screening and psychiatric consultation for college students: a feasibility and acceptability study.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elemedicine and applications, 2014. doi:10.1155/2014/580786



Saturday, March 11, 2017

[轉貼]Pauline -化了妝的祝福


蘋果樹上面有蘋果,廁所裏面有馬桶,夜空中有星星,咁病患嘅過程有啲咩?

有「化了妝的祝福」。

作畫:A聰 (MYIDEA-香港創意漫畫x插畫協會)

彩繪生命計劃

由香港善導會主辦,平等機會委員會贊助。計劃目標是讓精神復元人士重新探

索自己的經歷,促使每位復元人士重整及建構自己的生命故事。是次計劃更邀

請年青人以繪本的形式表達復元人士的生命故事,讓公眾人士更容易了解他們

的故事,推動社會共融。

更多的生命故事繪本隨後上載,敬請留意!